首页第73期(总第74期)文章列表:欢迎加入蒲公英会员QQ三群:39018822
水墨江南 摄影:筱冰

水墨江南 摄影:筱冰

 ......

荡口—水道 摄影:阿乐

荡口—水道 摄影:阿乐

 ......

布拉格的早春 油画:剑鹏

布拉格的早春 油画:剑鹏

 ......

野草 作者:丁溪

野草 作者:丁溪

 那个时候,阳恨老游。  尽管阳对恨这个字的真实含义还不甚明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恨,但这都不妨碍他在每次看到那个长着酒糟鼻的男人时,心底暗生的咬牙切齿。  今儿一早,我看到老游又伶着他的破网去九里摊了,他走起路来的样子,真像余老头家的鸭子,东盯着河面上半天毫无动静的浮标说。  那个人?哼,阳耸了耸鼻子,我迟早要他好看。  阳说完这句话就把竹杆子猛......

成长的歌 作者:淡淡不如风

成长的歌 作者:淡淡不如风

 我十三岁那年,你大方了一回。你用力地对营业员说出那句“要贵的”,让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  在此前你有多个外号,几乎都和吝啬有关,你长年不买肉,你没扔过东西,长毛的菜,发馊的饭,脱骨的鱼……统统装进了你的肚子里。  我在你家吃饭,一年四季萝卜白菜汤,但我没有怨言,因为我知道你已经尽量地多放了一点油,算是对我这个无父无母的孩子的特别眷顾。你对我寄......

搜索